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民生 >> 人间万象 >> 正文

双胞胎姐妹大学毕业后均患尿毒症 欲捐遗体角膜

2016-1-27 10:09  来源:京华时报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两人曾经一起拍摄的艺术照

  安徽太和双胞胎姐妹孙亚玲、孙亚婷都有先天性糖尿病。大学毕业十年后,她们的病情恶化,双双得了尿毒症。得知生死就在一线之间,两姐妹不约而同想到捐献出自己的遗体和眼角膜。据《新安晚报》

  均有先天性糖尿病姐妹俩都自己打胰岛素

  25日,池州学院为十年前毕业的双胞胎姐妹捐款的事情还在继续。捐助活动的发起人之一汪亮说,“双胞胎姐妹花都是学理科的,同一年考上大学,姐姐孙亚玲考上蚌埠医学院,妹妹孙亚婷考上我们池州学院化学系综合理科专业,我和她是同班同学。”汪亮说,至今,同学们都记得孙亚婷来报到时的情景。

  “孙亚婷第一天上学,拿着两个包,一个包内是给同学们品尝的土特产,另一个包她却不让人碰。后来她要借我实验室里的冰箱用,我才知道,这个包里装的是胰岛素。”化学系老师汪江杰回忆道,“原来,这两姐妹都有先天性的糖尿病,别的糖尿病人都要去医院让医生帮忙打胰岛素,而孙亚婷却是自己打!”

  “孙亚婷当时体重只有70斤左右,身体这么弱,不能支持她长时间待在自习室。可是,她的成绩在全班是中上等的,这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啊。”汪亮说。

  孙亚玲自己打胰岛素的事情,也在蚌埠医学院知情老师的心里留下深深烙印。直到不久前,孙亚玲的辅导员还保守着十几年前见到她时的秘密。那天,孙亚玲拜托老师不要把自己打胰岛素的事情告诉其他人,说自己想独自克服困难。于是,他让孙亚玲把胰岛素放到他家的冰箱里,还努力想办法帮她申请勤工俭学。

  病情恶化为尿毒症两人希望捐献遗体角膜

  目前,两姐妹都住进了太和县医院。“我和姐姐一直在做透析,最近病情恶化到尿毒症了。医生说如果换肾的话,还可能有得治,但是肾源要匹配,就算有肾源还要花几十万,这对我们家来说太困难了。我们就想着既然不能再工作了,不能再为社会做贡献了,那以后走的时候就把遗体捐献出来吧。”孙亚婷说。

  “姐姐大学是学医的,她想把遗体和角膜捐献给母校蚌埠医学院做研究,因为我们家里人都没有这个病,只有我们姐妹患病,可能是基因突变,也许还有一点研究的价值。我也想把遗体和眼角膜捐献出来。池州学院的老师、同学为我募捐,我一直心怀感激。”孙亚婷说,现在她已经做通了父母亲的思想工作。

  姐姐孙亚玲回忆说,她在北京工作的时候,一直念念不忘大学时老师对她的照顾:“所以我也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我捐献遗体,同样也是为了感恩。”

  双胞胎姐妹表示,其实,捐献遗体、眼角膜,她们还有一个“私心”。“爸爸妈妈每次想到,都会觉得女儿还在世上,他们能有一个精神寄托。”孙亚婷说。

  双胞胎同捐罕见已接触红十字会

  “2006年,我们全都毕业了,我听说孙亚婷回到了阜阳太和,她姐姐到了北京工作,她们都在教书。她们能有这么好的前程,我们都替她俩高兴。”汪亮告诉记者,“后来,我到外省发展,彼此联系就少了。最近几天,孙亚婷四处在问捐献遗体、角膜的事情,我们才知道,这对双胞胎的糖尿病已经恶化了。”

  眼下,池州学院化学系的汪江杰老师和一些同学都在努力为孙亚婷和她的姐姐募捐。汪亮说,他们2006届的化学系学生,已经筹集了4万多元。

  针对双胞胎姐妹的愿望,安徽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负责人付杰首先表示非常感谢。“双胞胎同时捐献遗体、眼角膜,是非常罕见的。”付杰说,两姐妹愿意回报社会,让他很感动。“市民愿意捐赠的话,可以联系当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会把资料寄送过去。特殊情况下,我们也可以上门服务。”25日,付杰已与双胞胎姐妹取得了初步联系。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