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民生 >> 娱乐天地 >> 正文

电影局回应“猫眼专业评分下线”:没有任何接触

2016-12-29 11:00  来源:新京报即时新闻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今天,整个电影界都在因为一件事沸腾。

  昨晚《中国电影报》发表名为《豆瓣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署名郝杰梅)的文章,随后《人民日报》客户端换了个标题《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 恶评伤害电影产业》转载了该文章。以此,“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遭批”在今天白天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这是《长城》上映后,影评人“亵渎电影”公开发微博写“张艺谋已死”遭到片方乐视影业CEO张昭回击后,关于饱受争议的国内影评又一次事件。记者观察,该文章一出,猫眼平台的专业评委的评分已经在首页“下线”,对此猫眼相关负责人表示评分系统正在优化,之后还会上线。

  同时,截止到今晚20:00,针对网传“豆瓣、猫眼已因评分过低被电影局约谈”传闻,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在朋友圈发文明确回应“没有”。并表明对此次事件的态度:“拒绝批评不是真正守望”。

  而转载平台《人民日报》今晚也在其评论公号发表一篇名为《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的文做出对该事件的回应。

  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事件各方:猫眼相关负责人、部分猫眼电影专业评委成员,《中国电影报》文章作者郝杰梅等事件相关人员,以及《摆渡人》片方的负责人等部分业内人士,以及全面梳理事件经过,以此探讨中国影评现状。

  事件梳理及当事人回应

  由来及影响

  猫眼调整评分系统,上线时间未知

  《中国电影报》原文指出:正在全国上映的贺岁档3部国产影片《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都正面临巨大的舆论风波。先是《长城》上映后,微博大号“亵渎电影”践踏评论底线,发布“张艺谋已死”进行恶意人身攻击,引发口诛笔伐;后有豆瓣为《摆渡人》恶意刷一星事件,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该文章中最后提到,猫眼专业影评人凭什么“一句顶一万句”?并写到在猫眼专业评分库里,有69位专业人士。参与《长城》打分的专业人士只有45人。他们要与40.1万普通观众的打分并列,这样的所谓专业人士是不是就能够代表真正的“专业”呢?又能代表谁?

  在《中国电影报》发文不久,猫眼就取消了专业评委的打分,而且除了评委本人能看到自己的打分外,其他评委的打分已经看不到,而且也没有搜索用户的选项。

  之前猫眼上有“专业评分”一项

  现在猫眼评分已不见专业影评人评分

  对此本报记者采访了部分评委,都表示确实收到猫眼的电话通知,在进行调整。猫眼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次只是暂时关闭评分入口,评分系统正在优化,过阵子应该会恢复。至于69位评委的打分和评论,目前没有入口可以看到,也没有搜索项,之后会对这方面进行改进。

  “目前大家都在开会讨论中,现在是过渡期,至于优化方案都还在探讨,我们希望能够在形式上再优化,影响力做出去,让传播更广,有更多普通观众能够看到。”但对于此次调整时间,对方无法给出肯定答复。

  而该文中提到的又一打分平台豆瓣截稿之时还没有显着变化。但早在去年,该平台创始人阿北曾发过一篇名为《豆瓣电影评分八问》的文章,内文中就解释了豆瓣评分机制的相关细节。文章提及”豆瓣评分由最普通的广大观众决定,平台对评分无审核“,且强调”水军很难刷动豆瓣评分“,并表态”豆瓣评分跟商务没有关系“。该文今日也在朋友圈广为传播。

  【阅读链接】

  何为猫眼专业评分

  猫眼电影在今年7月做了一个专业评分的产品功能,这个专业评分形式上类似于烂番茄的媒体评分,也就是之后猫眼电影上的电影评分会显示两个,一个是专业评分,一个是网友评分。专业评分的评委包括主流电影媒体的资深媒体人(主编、副主编、资深记者或编辑)、资深影评人、影视专业学者。针对正在上映或已下线的影片进行实名制打分及评价。

  猫眼电影专业评分的负责人介绍,猫眼专业评分是参考国外权威专家评分平台“烂番茄”的专业筛选规则并结合国内现状推出的国内首个电影专业评分系统。作为专业评分功能的平台,猫眼电影尊重每一位专业评分者的独立性,不干涉其独立打分,并且在专家身份及专业性上严格把关,评委团实行严进宽出的原则。

  目前参与猫眼评分的评委一共有69位。

  电影局回应

  拒绝批评不是真正守望

  昨晚某财经媒体报道称“豆瓣、猫眼已因评分过低被电影局约谈”,对此电影局局长张宏森今晚在朋友圈发文表示,该报道过度“猜想”了事实,“电影局没有与豆瓣等平台有过任何接触,也不认识豆瓣任何人,也希望大家共商和探讨促进电影进步的话题。”

  关于《中国电影报》对评分体系的质疑,他表示,“曾在与猫眼负责人一次交流中,探讨过“专业评分”的话题,大家的共识是:应该在现有基础上,增加样本量,扩大覆盖面,提高参与度,让专业评价更开阔,更具说服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看待,大家也都不会为此焦虑。“电影不容易,批评也不容易。创作和批评是电影的一体两面,电影进步更期待评价体系实事求是。试图拒绝批评,那不是真正守望,就是走向目标的同行者。”

  《中国电影报》作者回应

  目的不是“手撕”豆瓣、猫眼

  新京报记者采访到《中国电影报》发表的《豆瓣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的作者郝杰梅,他表示,他写此文章的目的“不是要“手撕”豆瓣、猫眼,就是想呼吁豆瓣、猫眼作为专业服务影迷、指导观众观影的平台,都有责任去尽力做到客观公正,维护自己的品牌和公信力,同时呼吁共同创造公平公正和客观理性的评价体系”.

  他同时表示,“猫眼取缔专业评分,我觉得很可惜。其实专业评分和观众评价分开,是很科学的设置。只是猫眼的专业评分队伍可以更壮大一些,不局限于几十个人,尤其不能大都是小众的、艺术电影和电影节电影口味的专业人士。而且对于专业人士的选择,应该有个健全的机制,比如恶意刷低分的,就应该取缔其打分资格。”

  最后他还提到:“提高创作质量、减少“烂片”依然是未来电影产业的主题。从电影创作、发行、放映到票务平台、媒体、理论评论等各个环节,都有责任去维护产业向好的方向发展。”

  《人民日报》回应

  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打一星”的肚量

  在该评论中,作者表示“观众有‘用脚投票’的权利,也就要承认观众有‘打星评级’的权利,这都是一种选择”。该文中提及“一些电影能逆袭,一些电影会折戟,本身就意味着观众越来越成熟,不会再轻易被烂片骗进电影院”,并提出真正拿出“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作品才是重要的问题,且在评论区强调,《人民日报》对此次事件的态度以该文为准。

  连锁反应背后的真实发声

  “猫眼”评委的态度

  暂停影评是“懒政”,还是“为资本让道”

  @《环球银幕》杂志执行主编陈世亚表示:“猫眼专业评论是非常有益的尝试,可以给观众提供更多元和多向的选择,至于公信力,不仅猫眼可以对打分人士进行后继甄选,观众也可以通过长期来自行判断。美国的“烂番茄”网站一直在为大众提供专业打分,很多卖座大片分数都极低,都也不妨碍卖座,各行其是,互不妨碍。”

  @《钱江晚报》资深电影记者陆芳认为这场对影评人的批评有点莫名其妙,影评人是背黑锅。她认为罪魁祸首是水军和黑粉,“他们被收买后,在豆瓣或什么平台上故意黑某部片子,这背后是有巨大利益趋使的。当然现在因为自媒体发展,也没有任何约束,这个问题靠道德自律显然是无济于事。”

  @资深电影记者、影评人“仙姑在成长”认为她很欢迎这场争议:“它是一场全民关注的文艺批评界的整风运动,全民热议更有利于普及、让更多观众明白:到底什么样的评论态度,更有利于中国电影的发展。当了评委这么久,我没拿过一分钱的评委工资,平台也没给我打过什么“干扰电话”。外界的各种猜测不是事实。”

  @《大河报》电影记者王峰在猫眼上给了《长城》5分(满分10分),他认为:“即使如今有恶意刷分刷口碑的“产业”,但为此暂停影评人的评价,多少有失偏颇,使影评进入“不能骂”的新阶段。个人认为,这次暂停影评人评论要么是“懒政”,要么就是“言论为资本让道”,后者可以畅通无阻,思想只能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孤寂飘荡。

  @《电影世界》杂志主笔“那口鱼”:“我们距离奥斯卡,还差枪毙多少个影评人?”

  @腾讯娱乐电影频道主编“大宝剑”:“一夜之间,看上去影评人就要持证上岗了。不如这样,让电影公司来主办这个资格认证,你们认为谁有资格,就给谁发证,谁不听话,就把证收回来,年检,季度考核,这样如何……”

  【业内看法:中国电影良性批评太少】

  曾参与出品过广受争议的《小时代》系列等片的麦特文化传媒董事长陈砺志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恶意评分也许会误导一时(公映前或者公映第一天),但公映后就是大众分了。猫眼的专业评分和观众评分有差别也正常,这种对比反而有趣。中国电影不是批评多了,而是良性批评太少,有建设性的批评太少。一部电影,投资方、宣发方、导演、演员、粉丝、观众、评论人……每个人要得都不一样,那就看话语权最大的一方要什么。

  《摆渡人》的片方负责人对于此次事件做出回应,他表示《摆渡人》作为这个档期上映的电影,不方便回应与此相关的言论。“但是我们对于给电影评论的态度是,欢迎任何批评和赞美。每个人都有喜欢和不喜欢的自由,也有表达自己喜欢和不喜欢的权利,每个做电影的都应该尊重。豆瓣的评分,可以让我们看到对于电影文艺性的一个评价参考。而猫眼、淘票票这些票务平台的评分,可以看到普通电影观众的喜好程度,高分是鼓励,低分是鞭策。我们做电影的,希望有更加自由的创作空间,我们也当然希望电影评论,有他们自由表达空间。”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