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民生 >> 道德与法 >> 正文

职业乞讨者调查:雇人磕头 家有两层小洋楼

2016-2-29 15:31  来源:中国青年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二层小洋楼

张兴发父亲

乞讨者

  记者追踪24小时,还原近期出现在文化路沿线的安徽籍丐帮的真实状态。殊不知,记者的蹲守跟踪也只是瞥见了冰山一角。采访中,记者与多位天天看着这些丐帮演戏的旁观者聊了聊,他们对这批职业乞讨人员又怜又恨,更抖出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猛料。

  据记者核实,这批乞讨者去年就曾在济南出现,并被媒体曝光,没想到,今年又来了。

  乞讨模式:亲戚老乡组团来忽悠

  记者在采访中遇到了至少4组自称来自安徽濉溪县的乞讨人员,且模式统一。“是不是就认准了济南人心善好忽悠?都不带变花样的!”说起这批职业乞讨人员,在历山路文化东路路口做交通协管工作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女士气愤得很。

  该协管员说,她在这个路口协管交通,和这帮人打了好几年交道了,看着一些好心人给他们捐钱,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通过多年打交道,这位协管员也摸清了这些乞讨人员之间的关系。像这个路口的这对老人和中年男子,老头是中年男子的父亲,老太太是中年男子的嫂子。“那个中年男子名叫张兴发,是个领头的,除了带着老爹、嫂子,他的媳妇、儿子还有一些亲戚、老乡,每年都跟着他全国各地去乞讨。”协管员说,来到济南后,他们就分成好几组,四散在不同区域,哪里人流量大去哪里乞讨,用的乞讨借口、手段都大差不差。

  固定时间:正月十五和麦收后出现

  “去年济南电视台就曝光过他们这伙职业丐帮,白搭,这不今年又厚着脸皮来了。”上述协管员说,总有不明真相的人,会看到路旁躺着的、跪着的老人可怜,施舍点钱给他们。

  据了解,济南并不是这个家族丐帮的唯一目的地,他们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张兴发给我说过,他们去过重庆、北京、河南等很多地方。”据介绍,每年过完年农闲了,他们就出门四处乞讨了,有的地方管得严,有的地方市民不吃他们这套,他们逗留几天看“生意”不好,就转战下个地方。

  反正济南是每年正月十五之后和秋天麦收之后,会来待十天左右。和去年一样,他们都是住在一个小招待所里,每天像上班一样,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10点左右。

  目击者今年注意到一个新的变化,也是她从那位叫张兴发的组织者口中亲耳听到的,今年这批来乞讨的,除了“原班人马”的亲戚老乡,还有几个是花钱雇来的,专门负责磕头作揖。

  内部矛盾:他们内部也闹“家贼”

  由于长时间和这些职业乞讨人员打交道,包括这位交通协管员大姐在内的很多人,在无奈的同时,也会看他们内部的一些笑话。

  “像我旁边这对老头老太太,老太太眼睛不好,每当她跪着的时候,就有其他乞讨点上的人过来揩油。”上述协管员说,她就见过一次,不知是家族的哪位成员,过来溜达一圈,看到老太太面前的钱桶内有几张大额的钱,装着收拾的时候,就给顺走了。

  “有时候张兴发过来,还会跟我打听一下,有没有谁来偷老太太钱了。”协管员大姐说,她实在觉得啼笑皆非。

  据她不完全估计,这一对老人一天下来讨近1000元问题不大。这个数字和记者盯守一天所估算以及具体掌握到的数字大概相当。

  家里挺富:盖了二层楼买了小汽车

  据报道,张兴发所在的濉溪县任圩镇张家庄村里,全村最豪华的一栋二层小楼就是张兴发家,且当时家中正在花钱装修。不仅如此,张兴发家还停着一辆大众朗逸轿车。只是由于一家人都没有驾驶执照,这辆车放在家里蒙尘。

  此外,据报道,这个村的很多村民都曾有外出乞讨的经历,可张兴发已经发展成专门靠组织亲人、朋友组团外出乞讨的“丐帮”了。

  当时,很多看过这组报道的市民都表示,如果说一开始是因为家庭的种种困难而无奈外出乞讨,还值得同情,可当尝到了甜头,发展到以此为职业,并且有组织有预谋,那就很可恶了。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