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战略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民生 >> 道德与法 >> 正文

少年直播吸毒被拘留:就是想找人说说话

2017-1-06 10:16  来源:成都商报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他说

  13岁那年,因不想读书,辍学来成都打工。在成都几乎没有朋友。

  没想过要当网红,也没想过要靠这个来赚钱,就是想通过直播找人聊聊天

  “看有人进来,又出去,有时候他们给我打个招呼说两句,打个招呼也好啊。”

  老乡说

  他太爱直播了,吃个饭抽根烟都要播一下。

  他有点多动症的感觉,喜欢在网上找人聊天,特别是在女生面前,一下子就很活跃。

  民警说

  一方面,他对新型毒品的认识浅薄,认为像抽烟一样,完全不知其法律后果。

  另一方面,他又渴望能得到更多人关注:大家都不敢在网上直播吸毒,我敢。

  坐在派出所的审讯室里,19岁的肖文(化名)显得有些紧张。他向民警要了一根烟,将苍白的脸笼罩在一团烟雾中。

  2016年12月29日,肖文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在自己的直播账号上直播吸毒,过程长达30多分钟。5天后,肖文在德阳一家美发店内,被民警抓获。

  对于直播吸毒的原因,他说:“耍得无聊了,想找人说说话。”这个13岁就进城打工的少年,却难以融入现代都市的节奏与生活。他曾多次发誓努力工作“挣大钱”,却最终因不想受他人管而放任自流;他也因遭人嘲笑,偷对方的钱进行报复,被判刑一年。他说,现实生活中的苦闷与无聊,让他喜欢上直播,“可以跟很多人说话。”与肖文一起因为吸毒被抓的刘强(化名)评价他说:“他太爱直播了,吃个饭抽根烟都要播一下。”

  “肖文的性格与想法,很能代表这个年龄段问题少年的心理,”审讯肖文的一位民警说,“他渴望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希望能吸引更多人的眼球,为此,不惜以身试法。”

  直播少年

  “要不要试一下?”

  肖文坐在床前,面对镜头,将一根白色的长吸管含在嘴里,右手拿着锡纸片,左手掏出打火机点燃,在锡纸片下方加热……12月29日下午1点过,一名网友无意中看到了他吸食冰毒的直播,在看完其直播后,将其中的视频截图,发在了微博上。

  很快,新都公安介入调查此事,5天后,肖文和当时同在直播视频中吸毒的刘强,被警方抓获。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肖文说,那段时间他没有工作,当天下午耍得无聊了,想去直播,找人说说话。“当时我和刘强看到有人把一个吸毒的‘冰壶’用作直播视频封面,但那名主播并没有直播吸毒。刘强就问我,要不要试一下?我说,有啥子不敢的?”肖文说。刘强说,后来他意识到这种直播可能要“遭”,提出“不弄算了”,但肖文说:“不要怕嘛。”并找到租住房内的冰毒,开始直播吸毒。

  辍学少年

  13岁就进城“打工”

  这并不是肖文第一次接触毒品。去年10月,在一次与老乡的聚会中,肖文第一次接触到了冰毒。“当时他们说吃了安逸得很,没得瞌睡,我就试了下。”他说,之后,他又在去年的11月、12月吸食冰毒。

  即使在成都多年,肖文仍难以融入这座城市,他说,他在成都几乎没有朋友,平时也多是和老乡联络。13岁那年,因“不想读书”,肖文辍学来成都打工。

  肖文从小被抱养给亲戚,据他说,养父母对他都还不错。他的妈妈在成都一家餐馆洗碗,爸爸一般在老家。同在成都工作,但肖文与妈妈之间见面甚少,大多数时间,两人通过电话沟通,“妈妈一般一个星期左右给我打一个电话,喊我认真工作,一般都是她给我打,我很少给她打电话。”他有一个姐姐,在德阳工作,相比较而言,姐姐和他的联系更多,“她也经常给我说,不该碰的东西不要碰。”

  但肖文觉得,大人们的这些“管教”让他觉得不自由,“不想被别人管。”他说。

  寂寞少年

  “下班就是吃饭睡觉”

  到成都后,肖文开始跟着亲戚在工地上“撬钉子”,但这份工作没干多久,他就因为“不想被大人管”而换了工作。之后,他跟着老乡一起,在武侯区金花镇的鞋厂内做鞋底,几个月后,他又换了工作:在一家餐馆做服务员,但这份工作同样没持续多长时间,之后,他进入理发店,开始给人当学徒学美容美发,做一名洗头工……

  肖文的每一份工作,都没能超过一年时间。“不想被其他人管,自己又好耍,那个时候也小,不懂。”他说。每年春节,他回到老家后,总会暗暗发誓,明年一定好好工作挣钱,但来年又像往年一样,循环往复。“哪个不想好好工作挣钱?但我就是做不到。”

  下班后的生活,在肖文看来也很“无聊”。“没得啥子朋友,也没得人和我耍,下班后就是买点菜做饭,吃了饭然后看电视,睡觉。”肖文说,虽然换了多个工作,但那些人都只能算“同事”,没有一个聊得来的,“他们也不喜欢和我聊。”

  脆弱少年

  受嘲笑后报复,偷对方钱被判刑

  在老乡刘强的眼中,“他有点多动症的感觉,喜欢在网上找人聊天,特别是在女生面前,一下子就很活跃,但平时又没得啥朋友,联系的基本都是老乡。”

  2015年,肖文曾有过一次盗窃的经历。他套出了一名同事的银行卡密码,并从银行卡中取了2万多元出来,肖文也因此被判刑一年,由于获得对方谅解且犯案时未满18岁,他的刑期在监外执行。“他不得了的样子,到处炫耀自己好有钱,嘲笑我们这些没得钱的人。”肖文说,这位同事之前没钱的时候,自己还曾多次请对方吃饭,没想到后来竟遭到对方的嘲笑,“我看不惯,所以偷了他的钱。”

  那个时候,肖文在理发店当洗头工,一月收入不到2000元。

  空虚少年

  “直播上有人打个招呼也好啊”

  据肖文说,2016年夏天他开始接触直播,之后就喜欢上了这个新兴的网络交流方式。

  他在快手直播、陌陌直播等多个直播平台上注册了账号,他的直播并没有什么确切的内容,很多时候都只是开着,“就是开起,镜头对着自己,看有人进来,又出去,有时候他们给我打个招呼,说两句,打个招呼也好啊。”

  刘强说,肖文曾告诉他,直播能在网上和很多人聊天,他能从中获得满足感。在刘强的印象中,肖文特别喜欢直播,“他太爱直播了,啥子都要播,吃个饭抽根烟都要播。”

  即使没有什么粉丝,一场直播通常只有两三个人观看,肖文仍乐此不疲,“太无聊了,想找人聊天,一般都是播10多分钟,有人进来讲话,我就和他讲,但人都不多,进来了又走了。”

  对于直播,肖文并没有想太多,“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网红,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靠这个来赚钱,就是想通过直播,找人聊聊天。”

  12月29日那天,肖文直播吸毒的那场,曾让他获得了心理上的满足感。“有100多个人进来看了,平时都只有两三个人,进来就走了。”

  结语

  “能代表很多同龄问题少年的心理”

  据肖文说,他的姐姐此前知道他在吸毒,“姐姐打电话给我,喊我去自首,但我想如果能离开这个圈子,应该能戒掉毒瘾。”

  最初,他打算去福建,但因没有足够的路费作罢。之后,他从新都大丰到了德阳,他的姐姐在这里,他也很快在德阳一家美发店,找到一个洗头工的工作。

  “肖文的性格和想法,很能代表这个年龄段问题少年的心理。”一位参与肖文审讯的民警说,“一方面,他对新型毒品的认识浅薄,认为像抽烟一样,大不了被逮住后处罚一下,再改正就是了,完全不知其法律后果;另一方面,他又渴望得到他人认同,希望能得到更多人关注,吸引更多人眼球。大家都不敢在网上直播吸毒,我敢,就是这样的心理。”

  目前,肖文和刘强因吸食毒品分别被处以行政拘留14日的处罚,同时,公安机关已对两人引诱他人吸毒的行为立案开展侦查。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